当前位置:首页 > 光电系友

系主任童利民

日期:2011-05-04 13:01 访问次数:5106

这是一位非常年轻的教授,但他对专业知识的独到见解、对科研教学的一丝不苟会让每个认识他的人都肃然起敬。

——编者 (《求是之光》第一期P31

童利民

1987年进入浙大物理系本科并继续攻读硕士,1997年获得浙大材料系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2001年至2004年在包氏奖学金和哈佛大学的资助下作为访问学者赴哈佛大学物理系及应用科学与工程学院Mazur教授研究组进行学术交流。曾以第一作者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并著有多篇论文,曾获国防科技二等奖、中国青年科技奖等多个奖项。现为浙大光电系系主任。

笔者:您本科是在浙大物理系,后来在材料系攻读博士,之后去了哈佛,现在在光电系工作,您觉得不同的环境转换带给你的是什么?

童: 我感觉不同的学习背景有助于拓宽对知识的认识和理解的广度,然后在某些共同的方向上可以增加对知识理解的深度。另外,不同的环境转换可以提高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

笔者:在浙大多年的学习经历带给您最重要的是什么?

童: 集中精力去想清楚一些微妙的物理过程是一种快乐。

笔者:我了解到您曾在《Nature》上以第一作者发表过文章,能不能简单谈一下这项研究?

童: 这项研究通过使用一种新的制备方法,获得外形非常均匀的亚微米和纳米直径氧化硅线,并成功地应用这些比光波长更细的线进行低损耗光传输。从而从实验上演示了光纤直径小于波长时也能够实现低损耗光学传输,而且表现出一些有趣的光学特性,可能在微纳光子学研究和器件方面获得应用。

笔者:您曾在0104年作为访问学者赴哈佛大学进行学术交流,那这段经历对您有什么影响?

童: 这段经历对我的影响很大,让我认识到什么是好的研究工作,以及什么是好的研究条件。大约十年以前,浙大的研究条件还没有现在这么好。我当时除了上课,主要是自己做实验,但是条件简陋,能做的实验比较有限。特别感谢包氏基金会的资助,到哈佛大学以后,发现那里藏书丰富,实验条件优越,学术气氛浓厚,学会了从光学平台到电子显微镜等一系列设备的使用方法,拓宽了研究思路,认识到什么是高水平的工作以及研究选题的重要性。 笔者:您曾经翻译过Steve Parker的许多文章,为什么会选择翻译他的著作?童: 是出版社选择了Steve Parker的科普著作,找人翻译,编辑正好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推荐我去翻译这些著作,而我自己也喜欢看科普读物。笔者:许多从光电系毕业的学生,并没有从事和光电相关的工作,您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的?

童: 如果这个比例不太高,我认为是正常的。因为不是每位学生在选择专业的时候都是因为兴趣或者有明确的目标,另外在学习过程中也可以重新选择。只要他们毕业后能找到他们真正感兴趣的工作,同样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实现他们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

笔者:您觉得一个想从事科研的年轻人,最需要具备的要素是什么?

: 对科学研究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