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光电系友

半生匆匆路 杭州.香港 ——访张浚生老书记

日期:2011-05-04 09:09 访问次数:2150

       张浚生: 1956 年8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原浙江大学机械系光学机械仪器专业毕业。1954 年至1958年在原浙江大学机械系光学机械仪器专业学习。1965 年至1983 年任原浙江大学光仪系讲师、副教授,光仪系党总支书记,系负责人,校党委委员、委、副书记。1985 年7 月至1987 年7 月任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宣传部副部长、部长。1987 年至1998 年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四川省政府顾问,原浙江大学顾问教授,中山大学兼职教授。1998 年3 月任四校合并领导小组副组长,新浙大筹建小组组长,浙江省政府特邀顾问。1998 年9 月至2004 年7 月任浙江大学党委书记,浙江省政府特邀顾问。有些人的经历天生精彩,充满着激情与挑战,而张浚生老书记的人生经历可以称得上波澜壮阔、精彩纷呈。仔细回顾张老书记近70 年的生活工作,可以发现几乎都是临危受命,而人生的轨迹则是在杭州、香港之间走了个来回。


       杭州
       1954 年的浙大,还没有光电系,有的只是一个光学精密仪器专业,大概是在张老师毕业后的一年(59)年才开始成立光电系。在浙大时,当时的光电科学技术刚起步,主要学的是大地测量仪器和计量仪器,其中测量仪器是由苏联莫斯科大学专人过来教学。因为光学与别的专业联系紧密,所以不仅要学物理专业中的课程,还有机械中的某些课程,学的挺杂挺多的。当谈到现今许多学生都以出国为第一目标的情况,张老师是这样认为的:不同于现在学生毕业后出国、深造等许多的出路,当时的学生面临的是
新中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的局面,很容易就把自己的事业与整个国家的事业联系在一起。对于现在出国深造也是开拓视野,学习知识,无所谓对错。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忘了自己的根,要做到自己的事业与国家要求的相结合。

       香港
        1984 年9 月,“中英联合声明”草签后,为保证香港政权平稳过渡,需要有年富力强、文化素质高的领导干部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中央组织部指定调张老师去香港工作,这一去就是13 年。1985 年,张老师进驻香港跑马地皇后大道东387 号的新华社香港分社。到港后,张老师先后担任香港分社宣传部副部长、部长。1987 年起任香港分社副社长,之后还兼任分社新闻发言人,主管新闻、出版、科技文化、教育、体育、外事等工作。香港离开祖国多年,两者之间既有联系,又不可避免的带有疏离感。特别是祖国改革开放不久,经济发展并不是十分出色,许多香港民众都担心香港今后的出路,甚至有民众为此写过请愿书,就更不用谈港督的不配合了。1992 年之后,原来中英相互合作的格局逐渐遭到破坏,中英关系也由基本合作走向了对抗。作为新华社香港分社新闻发言人的张老师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针对港督彭定康的“三违反”言行,张老师代表中方进行了有理有节的反驳。面对无数的闪光灯和各种苛刻的问题,张老师表现得进退得当,从未有过失态。为了化解媒体对政府的偏见,张老师还广交朋友,利用各种机会宣扬祖国的政策。他与新闻界、文学界的关系一直不错,与香港上层社会的名人们也私交甚密,这些都使他游刃有余地处理着各种出现的问题。他对自己的评价就是:他们想了解什么我就讲什么,实事求是,但也要注意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正是张老师的表现,在他离任香港返回内地时,中国通讯社特意赠送他一块纪念牌,上书八个大字:“缜密灵活,言多不失。”张老师说:其实我在香港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宣传政策,保持香港的稳定,培养管理香港的人才。而事实上,他也十分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作为中央代表团的副秘书长,张老师参与了回归仪式,在主席台上,他激动得热泪盈眶。五星红旗在交接大厅里冉冉升起的时候,就是对张老师在香港辛苦13 年工作的最好见证的时候。


       杭州
       在香港回归后,圆满完成了历史使命的张老师已经61岁。按他的年龄,本该退到二线。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和当时的教育部长陈至立却“盯上”了他,多次动员他回母校,负责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和浙江医科大学四校合并事宜。
在深入考虑之后,张老师临危受命挑起了这个重担。他曾说过“在香港,我不是一把手,千斤重担分到我肩上或许只有五、六百斤;在浙大则不同,四校合并千头万绪,合并期间,我几乎寝食难安。”但张老师还是理清了思路,看出了合并的历史必然性。一是:四校毕竟同根同源,校风和学风有其一致性,不仅如此,当时的许多年长的教师都有这个意见,希望能够重新恢复浙大。父亲在浙大,儿子在农大的事情也是有很多的。二是:从中央来看,作为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和布局调整的重大举措,对我国21世纪组建若干所规模大、层次高、学科门类齐全的综合性大学具有重要示范意义,对此教育部十分重视。三是:目标明确,就是浙大要做强,要能承担重任,做出高水平的科研。也正因此,不久之后就提出了20 年后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的小困难,比如有些高层意见的不一致,这些都造成了一定的客观影响。但作为四校合并领导小组副组长和新浙江大学筹建小组组长,张老师顶住了压力,成功带领四校师生,经过4个半月的努力,于9月15日正式宣布新浙江大学成立。半年时间内,原有四校的行政机构调整完毕,一年内,学科调整完毕,两年内,合并见到了显著的成效。合并走入正轨后,张老师利用在香港13 年的人脉资源,为浙大与香港众大学建立沟通的渠道。为此,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理工等的各大教授、学者纷纷来到浙大或开办讲座,或担任客座教授,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香港所有知名的大学和著名的学者,都与浙大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和往来。正是有了这么个好的基础,浙大还吸引了国际知名数学家丘成桐,哈佛大学人文社科类专家杜维明,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授、电磁学专家孔金瓯等国际知名学者,大大提高了浙大的国际影响力。

       在离别之际,张老师特地寄语浙大学子:今日我以浙大为荣,明日浙大以我为荣

      (转自《求是之光》第二期P4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