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友回忆

毕业三十周年,往事历历在目

日期:2012-05-11 11:11 访问次数:1508
毕业三十周年,往事历历在目
技术摄影78级  李五一
 
  时光荏苒,一转眼我们毕业已经三十周年了。随着岁月的流淌,年龄的增长,过去我们时常听父母亲们唠叨的话语,转眼之间,忽然发现已经出现在我们自己的言行之中了。我们这些留在学校的人,每天进出校园,就会经常情不自禁地触景生情,回首当年的历历往事。
  夏天里,每当我路过大操场的司令台,我就会条件反射似地想起了1978年10月我搭乘我父亲建筑公司里的一辆到杭州拉水泥的大卡车,在晚上来到了浙大校园报到。大操场司令台下灯火通明,每个系都有人高举着本系名称的木制标牌,一听到是本系的新生,比我们早进校半年的77级学长们就非常热情地一哄而上,抢着把我的行李放到了三轮车上,一溜坡就来到了第四宿舍,住进了225寝室。
  秋天里,每当我走在那条被梧桐树金色的树叶遮天蔽日的马路上(现称智泉路),我就会回想起我们的体育老师黄华烈教授(好像是印尼归国华侨),还有一位马老师,他们每天一早就用哨子来呼唤我们起床,来到这条大马路上和四舍南面的蓄水池上做起了广播操。广播操一结束,几乎大部分同学要么在外面朗朗读起了外语,要么就是拿着书包和饭碗直奔食堂,吃过早餐去占领教室的前排位置。那时候,不少同学手中都有外语单词本,一有空就拿出来背诵,尤其是在食堂排队的时候,这是常见的现象。
   冬天里,每当我走进第三教学大楼,我就会想起339大教室上大课的时候,激光专业有一个同学老是迟到,而且脸上的鼻涕总是不干净。大家遇到个别老师拖课严重的时候,也会用跺脚发出无语的抗议。因为教室里没有空调,在寒冷的冬夜里,我们很多人都是裹着绿色的军大衣在教三自修学习。记得毕业后,我去北京出差,来到董建伟和牟薇家,牟薇的母亲一直还在心痛自己的女儿在杭州读书时被寒冷的冬天、酷热的夏天所折磨的情景。
  春天里,每当我漫步在美丽的校园里,经过田径场就会想起激光77班曾经夺得过全校运动会集体总分第一名;经过大U排球场,我就会想起我们曾经夺得过“三好杯”男排四连冠,我就是当时的队长和二传手,与激光77聂秋华(现为宁波大学校长)打对角,当时光仪系的男女同学们端着饭碗、敲着调羹,里三层外三层,为我们呐喊助威;经过游泳池,我更是想起曾经是游泳名将的来自上海的光仪78班的李华美女,因为长久没有训练,竟然在第一次代表光仪系参加游泳接力赛后脸色发白,使人怜花惜玉。
  光仪系78级同学至今为止还在母校工作人的并不多,光仪专业的沈亦兵、程宏,技术摄影专业的严惠民、郑晓东、李五一,激光专业好像一个都没有。这次我们78级三十年后重聚会,本人因为刚换了新的工作岗位,事情有点多,所以筹备工作主要是沈亦兵、郑晓东、还有激光专业陈福杭、罗其贤同学们。在此,我代表78级全体同学表示衷心地感谢。
  本人文学水平实在有限,一直不敢写这个序言。拖延再三,实在经不起陈福杭同学的多次来电催促,觉得真是验证了中国一句古话,恭敬不如从命。只好是赶鸭子上架,趁着夜深人静,给大家写上一段毕业三十周年的往事回忆。
 
 
 
201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