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友回忆

上坡的尽头是教三

日期:2012-03-20 09:09 访问次数:2290
上坡的尽头是教三
光电系2004级毕业生 刘音
犹忆建系五十周年,时值本科二年,甫始专业学习,懵懂未知世事,十年时光荏苒,往事历历如昨,今逢系庆六十甲子,光电学子同喜同庆,感念母校恩师同窗,拙笔述文以记之。
离开求是园已近八载,记忆中似乎很多事情都有些模糊,但教三的大楼在脑海里却一直清晰,酒红色厚重的木质大门永远敞开着,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格子洒落一地光影斑驳,温暖地沐浴着一楼宽敞的大厅,沿着楼梯拾阶而行,抬眼望去,每层楼口玻璃门背后悠长的走廊里是一扇扇贴着老师名签的实验室大门,初来乍到的时候很是好奇和惶惑,不知道这些大门的背后是怎样的一个科学圣殿,平凡如我,能否用稚嫩的双手推开那一扇扇大门,去领略精彩纷呈的光电世界。
渐渐地,我才明白那门上名签的意义,名签上工工整整印刷着的名字正是引领我们迈进光电大门的一位位导师。他们或严厉,或随和,或肃静,或幽默,但永远不变的是操劳不止的声带和密密麻麻的黑板书,谆谆教诲,受益终生。一位智者曾经说过,这世上只有两种人真心希望你超越他们,你的父母和你的老师。为师者桃李天下,授业解惑的学生数不胜数,但对学生来说,那样的老师一辈子又能有几个。然我何其幸运,遇到了这么多的恩师。
初进求是园时刘旭老师介绍光电系的一席话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我们大学的生活,班主任吴兰老师像大姐姐一般对学生的关心无微不至,谈恒英老师讲授的物理光学是永远的经典,李晓彤老师手法精湛的几何光学画法至今历历在目,吴兴坤老师将厚厚一本光纤通讯技术引入了无数他在美国企业亲历的实践成果,马养武老师在他最后一节光电子学课上写下的一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让我深思至今,何赛灵老师课后我有感而发采访他的文章——“爱在细微处”得以在《钱江晚报》上发表,章海军老师视觉课上展现的一幅幅图片盛宴让书本显得那么灵动,徐海松老师薄薄一本信息物理基础涵盖的丰富理论让我们足足记了比课本还厚的笔记,杨国光老师门下做本科毕业设计时用到的光学设计软件在硕士毕业论文中仍然起着关键性作用,徐之海老师介绍我去给荷兰奥尔豪茨市长夫妇做翻译的经历让后来申请哈佛大学交流活动的简历脱颖而出……还有对我帮助莫大的原系党总支的徐国斌老师,在他的启发和悉心指点下,我在学校和系里的学生工作中体会了许多更学会了许多,这段经历也成为了我宝贵的人生财富。
教三的四层是一排教室,整个校园只有坐在这里自习才会有东道主的感觉,自然也会认为读起书来事半功倍。尤其是早春新晴的午后,书看得乏了,倚在窗边迎着炫目的阳光方向看去,满眼的翠绿,心中油然升起无限希望,忽然一人拍着你的肩膀,轻轻地说:“嗨,原来你也在这儿!”初时我们班三十二人,大一之后陆续从其他系转来几个男同学,却自始至终只得四个女生,一次班级活动照片被放在网上,赫然标注着“浙江大学光电系2000级1班全体女生合影”,点开来看去,四个女生搂做一团傻笑着。毕业前最后一次班级聚会,我哭得稀里哗啦难以自抑,班里大多数人都留下来继续读研,只有我要辗转北上求学,四年同窗情谊深厚,胜似兄弟姐妹,自是难舍难分,不知何时再能团聚。是啊,楼前青青的草坪,贴满成绩单的橱窗,还有长长的走廊和一排排座位,年轻的笑脸肆意张扬,青春的脚步轻快欢畅,那一年,是谁喊住了谁,又是谁在轻轻地说“原来你也在这儿!” 亲爱的朋友们,那些岁月,让我永久怀念。
之于我,光电系教会的不仅仅是专业知识,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一种求真务实、追求卓越的精神。他要求学生认真钻研以精于学业,他鼓励学生涉猎广泛以丰富才学,他创造机会让学生参加社团以学会与人沟通,他推荐学生去企业实习以增加社会实践经验,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在他的引领和鼓励下,在校期间我的课业成绩优秀,攻读了英语辅修学位,担任浙大校报学生新闻社社长并连年被评为优秀学生记者,利用暑假参加企业实习并获得浙江省暑期社会实践优秀个人称号,获得外事交流奖学金赴香港参加交流活动等等,我深知这些收获和经历都是母校光电系给予我的。虽然本科毕业后未能留下来继续深造,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读研,读研期间又在北京大学攻读双学位,但无论走到哪里,我的身上都深深刻着浙大光电人的烙印,我为此毕生自豪。
回忆像是一串串葡萄,颗颗晶莹剔透,十八岁到二十二岁,我们将人生最美丽的韶华青春留在了光电系,求是之光照亮了无数光电人前行的道路,正是有了这些可敬的老师、可爱的同学,光电精神才得以薪火相传,生生不息。记得纪念系庆五十周年的光电科技周开幕式上,我作为校报记者采访了时任浙江大学党委书记也是光电人为之骄傲的老学长张浚生老师,他的一席话今天想来仍字字如金,“扎实打好基础,发扬光荣传统,紧随时代节拍,扩大知识探索领域,加深科技研发能力”,随后他挥笔题下饱含深情与期望的八个大字——“继往开来,勇攀高峰”!
玉泉校区依山而建,几处坡度较陡的路面很是考验校园里的自行车大军,尤其是我等女生,自是能躲则躲,但避无可避的是从正门口进来右侧的大上坡,骑车必经之路却又难度十足,登坡之前总是要酝酿半天,或是给自己打气,或是加速准备,之后紧握车把、弯腰铆劲、努力脚蹬,一路冲将向前,顺利的时候一气呵成成功“登顶”,却也有因体力欠佳速度不够需中途下车推行的时候,但无论如何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总会奋力前行、咬牙坚持,因为抬头仰望,目光坚定,高高的坡顶终点那里远远矗立着的正是系馆大楼,永远敞开着大门迎接攀登科学高峰的学子,等候回家的光电人……
无论前路多崎岖,上坡尽头是教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