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友回忆

青春岁月的邂逅

日期:2012-03-19 08:08 访问次数:1016
青春岁月的邂逅
 
    2012年3月7日,在西安出差的我接到单位电话:“浙大国防学院到访,能否参加接待?”,想起一个礼拜前科技处已经通知,心中懊恼半天。
    2012年3月12日0时30分,刚上QQ,接高MM消息,知系里在搞60周年征文,猛然反省,我原来也是“光仪人”。一瞬间,眼前竟然是蜿蜒连绵的群山、黒幽幽的山洞、穿行在其中的老式火车和杭州老火车站前热情的接站师兄。
   回忆一幕接着一幕:1986年入学通知书上的“浙江大学光学仪器系应用光学专业”大字,进校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求是”校训,开学前系里教授对光学未来发展的美好描绘,宿舍里来自广东、浙江、江苏、安徽、福建和贵州的8张青涩而又兴奋的脸,课堂上教授们一丝不苟的比划与学子们好奇的眼神,运动场上奔跑的身影,考试前紧张而又严肃的脸,外出游玩时肆意挥洒而又夸张的举动,毕业前蠢蠢欲动而又不知所措的微妙心理,离别之际的伤感、、、、、、。20余年后,最难忘的,是古朴而又雅致的校园、端庄而又宁静的教学楼、若干张青春洋溢的脸和这里共同渡过的悠悠岁月。
   2007年评职称,填表列所学专业时,对“光电技术”还是“应用光学”迟疑半响,最终总算没搞错,未免感慨一番斗转星移:多年前的所学与而今的所属究竟有何关系?同事们也笑我:“光学专业转到无线电,不容易、、、、、、”,而我总是回答:“光就是电磁波的一种、、、、、、”。晚上看到系里网上有“波粒二相焕新春”的字眼,不觉会心一笑。1990年毕业之际,学校给予双向选择的优待,由于“应用光学”比较偏僻,简介上干脆就写成“光电技术”,觉得沾点“电”,流行而又时髦,但到底没敢脱“光”;不成想一语中的:至今22年的职业生涯,明明搞“电”,却总是与“光”藕断丝连。
   1996年,自己参加的一个系统投入使用,我和一个同事漂泊在太平洋上已经快十天了,突然听到一声:“快看、、、、、、”,一群保障人员涌进了“光学观察室”,透过显示器,那艘“洋人”的舰船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们,快两天了,到底想干嘛?要求所有的无线电保持静默,不能随意在甲板上走动,观察外界的东西就剩眼前这个“黑坨坨”;那两天,由于是总体单位对口着这家伙的人员,与研制单位的一个小伙变得如此“抢手”,大家紧张的心情和好奇探询,需要我们安抚与满足。那年俺27岁,体重70Kg,深刻领会:“光传感器具有被动、隐蔽、不辐射能量的实战特点”。
   2008年5月12日下午,正坐在弧形投影屏前反复琢磨即将进行的样机系统演示;系统各个设备突然发出了古怪的振动声,右边多功能显示器上红外图像目标出现怪异的轨迹,脑子一阵眩晕;一声“地震了”,整个楼层的人一涌而下;刚跑到空地,抬头看着楼上摇摇欲坠的老式窗户和不断散落的灰浆,心情糟糕透顶:“多年的心血要毁了、毁了、、、、、、”。20分钟后,感觉稍有安定,立刻和几个兄弟冲进楼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显示器上被锁住跟踪的红外目标画着“优美”的曲线;拿起耳机,原来单调烦人的“敌##、敌##、、、、、、”告警音竟然如此“悦耳”。突然想到女儿还在学校,爱人电话也打不通,待我冲到学校,再折腾到家里,已经两个半小时以后;看到妻儿终于放心的眼神,心中一片温暖。那年,俺39岁,80Kg,对工作和生活似有迷惑:“到底是在意而付出,还是付出而在意?”。
   2012年,俺43岁,95Kg,最近又有人在我耳边唠叨“模拟信号的光学传输可以减轻系统重量、、、、、、”。不曾想,短短4年的邂逅,如此若隐若现。
                                         
浙江大学光学仪器系应用光学专业86级
                                                         乔文昇
                                                    2012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