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系友回忆

我在光电系所学到的

日期:2012-03-15 08:08 访问次数:1328
我在光电系所学到的
作者简介:王川,2004年进入浙江大学光电信息工程学系,2008年本科毕业并继续在光电系攻读博士学位。
当双手久久停滞在键盘上,屏幕中跳动的光标仿佛记忆的闪光,把回忆的思绪拉回青葱的年代,让一幕幕在光电系发生的同窗故事再一次呈现在眼前。我作为一个仅仅八年前来到光电系的晚辈,在六十年系庆的时候本不该遑论回忆,但八年里光电系留下的难以割舍的情节,又让我无法释怀地想要写出一段文字,感谢八年在光电系的生活留给我们的感动和经历。我想,这许许多多的感动和经历中间,最值得回忆的,应该是这八年里在光电系学到的一些东西。
让时光回到2004年的初秋,当我们怀着几分期待、几分迷茫走进求是园的时候,让我们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浙大新校区门口竺可桢老校长对我们的劝诫:“诸位在校,有两个问题要自己问问,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要做什么样的人”。在这段每个浙大同学都耳熟能详的文字背后,是竺可桢老校长自己给出的答案,来到浙大不是为了获得谋生的技巧,而是为了培养清醒的头脑。“清醒的头脑,是事业成功的基础。两三年以后诸位出去,在社会上做一番事业,无论工、农、商、学,都须有清醒的头脑……”
我想,竺可桢老校长所说的“清醒的头脑”,正是八年的光电生活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东西。
光电系的八年生活教会我,清醒的头脑,来源于对待学习和科研时,求是的精神,实事求是的态度。
记得从第一节光电的专业课,岑兆丰老师和李晓彤老师的几何光学课程开始,光电系的老师们就在言传身教当中,一直用求是的精神感召着我们,一直用实事求是的态度影响着我们。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多年,我们这些当年在一起上课的同学们再次聚首的时候,仍然能够记忆起本科专业课上的点点滴滴。还记得通信原理课上,为了弄清信号的载波方法,下课后很多同学拉着老师讨论得没完;还记得物理光学课上,为了理解光场的分布,自己一个人在孤灯下推导了干涉、衍射的一大堆公式;还记得视觉原理课上,章海军老师专门安排一节课让同学们自己去讲述感兴趣的话题,于是同学们各自拿出百倍的热情准备了一个又一个精彩的PPT;还记得光学材料课上,不同的晶体名称和特性,让同学们在考试前夜辗转反侧。
在光电系获得直接攻读博士资格之后,我跟随导师丁志华教授开始了真正的科研工作,更加体会到光电系老师们的求是精神。那是在2008年我的本科毕业设计时,我在瑞士的实验室通过实验获得了一组眼底血流速度在不同测量条件下的测量数据,回国后简单整理就做成了我的本科毕业设计。但是丁老师本着求是的精神,一直鼓励和督促我对数据进行进一步的分析和处理,经过反复地分析,我们终于发现了一种隐藏在不同测量条件中的统计趋势,并提出了相应的光线追迹模型给出了解释。在后来的投稿中,还在审稿人的指导下对这一模型进行了Monte Carlo仿真,通过数值方法进一步验证了模型,这一发现最后成为了我的第一篇SCI论文。
光电系的八年生活教会我,清醒的头脑,在于管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光电系的八年生活里,除了科研和学习,最值得回忆的就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在社会工作中成长的经历。大三那时,李成师兄成为了我们的专职辅导员,田野、夏新星、林旭峰、杨奇、施恩、虞华康……这些同学也成为了学生工作中的骨干,我们一起组织了浙江大学信息节的很多活动,还在浙大首创了以党支部为组织核心,开展院级学生活动的形式,开展了浙江大学“自信飞扬”演讲比赛。读研之后,社会工作依然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作为光电系研究生会的负责人,我最自豪的一项活动,就是联络光电系的几位热心老师,组织光电系的热心同学甚至系外的热心同学刘奇、黄铦滢,为浙江大学的第二故乡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捐建了以“求是春晖之光”为名的教师电子阅览室,将光电系老师和同学们浓浓的爱心传递到祖国的西南山区。
为了在从事这些社会工作的同时,不耽误自己的学习和科研,精力管理就显得尤为重要。在从事这些社会工作的过程中,徐国斌老师、张为鄂老师、刘玉玲老师、王晓萍老师、冯萍老师、张晓洁老师都先后指导过我的工作,从他们身上,我学会了怎样在复杂的工作中梳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最重要的工作中去。我学会了怎样快速切换自己的工作状态,前一分钟还在讨论学术问题,后一分钟就能开始讨论党团工作。用校歌中的一句话形容这些可亲可敬的老师们教给我的精力管理方法,“形上谓道兮,形下谓器”,具体工作就是器,时间和精力就是道,只有梳理了无形的道,才能做好有形的器。
光电系八年的生活更教会我,拥有清醒的头脑,才能领导团队,实现更大的目标。
在竺可桢老校长那篇发人深省的演讲中,他除了提出“来浙大做什么”的问题并且告诫我们在浙大要培养清醒的头脑之外,还提出了另一个一脉相承的问题,那就是“将来要做什么样的人”。而他本人对我们的期望就是,凭借清醒的头脑,做“公忠坚毅,能担当大任,主持风气,转移国运的领导人才。”应该说,在光电系的八年里,最初的几年是积淀是学习,而后面的几年除了学习和提高自己,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开始学会带领团队,去实现更大的目标,做一个最最简单的领导者。
读研的最初几年,我都是跟在师兄师姐们身后,亦步亦趋地做事,循序渐进地开展着科研工作,我的师兄王凯、吴彤、徐磊和师姐孟婕、陈明惠在这段时间里,不仅教会了我怎样做好自己的科研工作,完成大项目中的小工作,也教会了我怎样指导一个由师弟师妹构成的小团队,怎样分派任务,怎样监督进展。现在,我已经开始在导师的宏观指导下,具体地带领SRTP团队、本科毕业设计团队、新苗计划团队去攻克一个又一个科研工作中的问题,在取得一定科研成果的同时,传承了师兄师姐们带给我的工作方法,传承了老师们教给我的严谨求是。
回首过去八年的光电生活,我们有过付出和收获、有过激动和欣慰、有过青涩和感动、有过迷茫和成长,光电生活已经成为我们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段经历,从光电的老师和同学们身上所学到的这些点点滴滴,也必将成为我们人生中最为宝贵的精神动力。